首页>>七坊街

千里情牵新疆曲――河北小伙儿王江江举办公益音乐会推广民族音乐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7年04月24日 16:34:26

  

  王江江和新疆民间音乐人在一起

    4月15日下午,首府某酒店大堂的一侧,像是开起家庭聚会:地面铺了大片民族特色浓郁的地毯,背景墙也换成了整墙温馨的花架,人们席地而坐,笑语不断,都塔尔、艾捷克、吉他次第弹奏,明快悠扬的整段木卡姆弹唱,舒缓深情的原创流行歌曲《杏花开了》,一曲曲歌声,令所有在场的人悠然神往。

  但这不是家庭聚会。这是一场由河北小伙子王江江和他的新疆音乐人朋友们,自发举办的“艾萨拉姆新疆”公益音乐唱弹会。这场唱弹会,邀请了吐鲁番、喀什、巴州等地的10余位民间艺人,以及新疆部分优秀原创流行歌手,通过央视微博、澎湃新闻、疆内诸多媒体的现场参与直播,向全国观众展示新疆原创及民间音乐的魅力。

  有一个数据表明了新疆音乐在网络上的受期待程度,一个半小时的唱弹会,央视微博共计9万人次的网友在网上观看了直播――而这场活动,事前未做任何宣传,王江江也几乎是在零资金的情况下,用自己与音乐圈朋友的影响力,撑起了整个活动的运转。用王江江的话来说,这只是一场朋友间的小型聚会。

  王江江,民间文化挖掘传播人,作家,音乐人。去年,他的作品《艾萨拉姆新疆》出版,引起广泛关注。此后,音乐剧《楼兰之恋》、音乐广播剧《艾萨拉姆新疆》、纪录片《艾萨拉姆新疆》、音乐作品《美丽新疆》《我的故乡叶尔羌》相继面世。

  “新疆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有着多种文化和音乐的聚集地这么简单的概念。这几年,在新疆遇到的人,所有的经历,都真实、质朴。这些经历会刻到心里,你会离不开它,它会一直吸引着你,无法割舍。”这位80后小伙子说。寻找触及灵魂的歌声

  一部《艾萨拉姆新疆》,在去年让王江江声名鹊起。这部书是王江江用6年时间写成的,沥尽心血。虽然小获成功,但王江江并不满足于此,自去年10月开始,他又进入新纪录片的拍摄制作。刚刚完成纪录片,闲不下来的王江江,和朋友们一起,又开始了向全国推广新疆民间及原创音乐之旅。

  王江江对于新疆音乐的热爱,最早源自2010年。“那时,我刚从意大利回来,正在全国自驾,四处寻求能够触及灵魂、且与世界共通的民族音乐。”王江江说。

  这次长途旅行耗时10个月。当年7月的一天,他在宾馆里,电视开着,正在播放纪录片《世界遗产在中国》,一曲悠长的十二木卡姆片段,将王江江的视线完全固定在电视屏幕上。“太震撼了。”时隔多年,他回忆起那一刻,仍触动不已。

  王江江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之后赴意大利留学。这一段生活经历,他在《艾萨拉姆新疆》里有过详细表述。新疆音乐对他的震撼力,他只在意大利留学期间,学习西欧音乐艺术时,体验过一次。那是他参观十六世纪艺术家卡拉瓦乔作品展时,“感觉到我的身体和神经系统发生了某种反应,就是能明显感觉到有种东西要往外涌的感觉。”

  “这就是我要找的音乐,我可以为它做我能做的一切。”王江江说。

  在新疆,王江江最先去的地方是若羌县。当时,他是以志愿者身份去的。申请到这个身份,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一到当地,王江江就一头扎在若羌县歌舞团,成为团中最特殊的一名“旁观者”。

  “没有人认识我,我也不会说维吾尔语,好在有些演员会说简单的汉语,而且很友好,在陌生的地方,与完全陌生的人聊天,因为语言不太通,一开始打开沟通那道门,确实有些困难。但时间长了,那种别扭的感觉就没有了,一切都很自然。”王江江说。

  7年过去了,王江江从一句维吾尔语都不会说,到现在,已经能相当流利地与维吾尔族朋友进行日常聊天,就连维吾尔族礼节都成了他的日常行礼方式。

  而音乐,是他这些年在南北疆各地游历时,与当地人打交道、甚至交心时最好的纽带。南北疆四处为家

  在4月15日的唱弹会演出现场,王江江和他的各族朋友们进行了有趣的互动。他在维吾尔语和汉语间自如转换,和歌手们谈笑风生,讲述自己在挖掘新疆民间音乐道路上的趣事,且将歌手们演唱的十二木卡姆片段,用简单明了的方式,向观众进行现场解说。

  这场唱弹会,新疆知名唱作歌手马可谦,吐鲁番木卡姆传承人布尔汗,十二木卡姆著名传承人阿布都热合曼?艾散、伊布拉音?艾买提等,都来了。他们是王江江打电话邀请来的:“他们答应得很痛快,来得也很及时,整场活动,从策划到邀请各地民间艺人、媒体朋友们,再到谈定活动场地到活动形式,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全搞定了。”王江江说。

  而这是一场公益演出。朋友们的大力支持,让王江江很感动:“我们都是热爱新疆音乐的人,大家在精神上有共鸣。”

  虽然在观众眼里,整场演出已经很有家庭聚会的气氛,但王江江说,他的民间艺人朋友们,已经挺拘束的了。要知道,平时在家里,他们在一起,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唱就怎么唱,很开心。

  王江江在南北疆各地,都有“家”。这家,是各族朋友给他提供的,他走到哪儿,都在朋友家里一起吃一起住,歇歇脚,唱唱歌,谈谈心,休息好了,再度启程,去下一个“家”。

  “从内地到新疆,一开始是对新疆各民族音乐感兴趣,后来接触久了,对这里的人更感兴趣,因为新疆人真的很实在,只要敞开心扉了,什么都愿意跟我说,而新疆音乐和这里的人一样,简单,直接,纯粹,但又很有内涵,他们的表达方式,是我欣赏和热爱的。”王江江说。

  王江江对木卡姆某片段里的一句歌词深念不忘,歌词大意是:我离开了家乡,你还会记得我吗?我踏上了去远方的路,你还记得我吗?

  “歌词很简单,它符合每个人表达心情的方式,单纯真挚。新疆民间音乐里,这样的珍宝随处可见,我珍视它们。”他说。肩负推广新疆音乐的使命

  王江江对新疆音乐的热爱,已经让自己对新疆音乐下意识产生一种使命感:他有一个理想,希望有朝一日,通过自己和志同道合朋友们的推动,将新疆民间音乐及原创音乐,推向全国,甚至世界。

  这理想,对于一个自由音乐人来说,似乎大了点儿。但他说:“肯定能实现,只要你想去做。任何事,总得有人去干吧。”

  不管是出书,还是拍摄纪录片,抑或举行各种形式的唱弹会,王江江的目标很明确,无时不刻不在向外界传达一个讯息:新疆音乐以及新疆文化的魅力是独特的,是无穷大的,是值得人们欣赏和喜爱的。

  宏大理想的实现,总会遇到更大的困境:“太难了,因为我们这个事儿,不是赚钱的事儿,它是一个理想,有多少人会去为一个飘渺不确定的理想买单呢?”王江江说。

  资金缺乏,是最大的阻碍。王江江自2010年来新疆,到现在,不算借亲朋好友的外债,就已花费70余万元,几乎花光了他在意大利留学期间任中文家教所赚的所有积蓄。

  “你知道吗?新疆音乐人很厉害的。但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和平台。但再难,也得有人坚持做吧。有意思的是,每次快走入绝境时,都会有一个小转机。这么多年了,这简直成了我的经验,这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慢慢来,耐心等,认真做,干呗。”这位33岁的小伙子说。他的笑容干净明朗,带着些许腼腆。(

  记者蔡俊图/受访者提供)


  相关报道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