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七坊街

丁捷新作,源于对新疆文化的关注 《追问》风雅之殇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7年05月03日 17:21:13

  

  4月的最后几天,第9次印刷的《追问》都已经上市,要知道,这距离《追问》上市,才一个月。 

    4月28日晚,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收官。而在文本中对这类题材的阅读,其实才刚刚开始。比如,一部叫做《追问》的反腐纪实文学作品。

  整个4月,走进中国每个城市的书店,都会在显眼的位置,看到《追问》被热推。人民日报在2017年4月25日24版上原文刊发作家二月河为《追问》一书所作的序《令人震颤的当代“罪与罚”》;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中央纪委驻最高人民法院纪检组组长刘海泉也将《追问》视作推荐书目,推介给公检法机关的公务员阅读。

  《追问》作者、作家丁捷,作为江苏省一家国有文化单位的纪委书记,忙,本来是他的常态,但因新作《追问》,他更忙了――日常工作一样不能少,还要接受采访,举办讲座,与读者进行新书分享。

  事实上,《追问》出版之前,审读专家也提出了删改的要求。但是丁捷没有接受,“大不了不出。”丁捷说,“不改。删掉了细节,与卷宗中的案例描述还有什么区别?”

  确实,由落马高官自述而出的腐败内幕,尺度之大也是前所未有。

  既为创作者又是纪检干部的丁捷,当然最知道国家反腐的力度所在,所以他有这份自信。

  8个落马贪官的故事

  丁捷在《追问》中,写了8个落马贪官的故事。为什么是8个?他给出了一组数据。

  他先是从提供的600多个落马官员的卷宗和自白书中,选了28个领导干部违纪违法典型。随后,与其中13人面对面长时间交谈,获得了数十万字第一手资料。最终,他又从中选择了8位典型,进行深度挖掘。

  《追问》中有一个故事,叫《风雅殇》。

  因分管的下属单位发生违法犯罪窝案,多名领导和专家,涉及利用公职权力和信誉,偷盗、制假、贩卖字画文物。一个省文化厅副厅长,作为分管领导,在退休之前,受到了严厉的党纪处分。

  《风雅殇》中,那位落马官员本身也是著名画家,得知丁捷会在写作上做一定的技术处理,从而避免读者把他对号入座后,他详细叙述了文玩界的套路――从“低级黑”“高级黑”到“顶级黑”,内幕触目惊心。

  而这名落马官员的手下有一员干将“大张”,利用政府信用,与民间文物骗子合作成立文化公司,坑蒙收藏者。

  后来,“大张”又借用文化厅下面的一个招待所,因经营不善亟需改革之机,接盘这一座老楼,并进行全面改造。

  “大张看中这烂旅馆,其实是怀有巨大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宾馆虽然烂,但历史悠久,又属于文化系统自己的场所,几十年来,多少书画家在此作画写字,楼道甚至房间里,都挂满了省内几代名家的书画作品,陈旧破烂的镜框里,装的可都是大有价值的宝贝啊。大张通过改造大楼,改变格局,顺理成章地把这些无人统计过的作品收了起来,有的直接贪污,三件原先挂在大厅最显眼位置的作品,就复制,重新装裱,放在仓库里,等待哪一天有人过问,可以对付一下。他估摸着,了解这些老场所的老同志纷纷退休了,进棺材了,包括我们这些人,也都快退了,历史永远成为历史。时间一长,谁还惦记这些?这本来就没有登记,没有纳入固定资产管理过。一本糊涂账,谁能说得清呢。”

  这是《风雅殇》中,那位落马官员的叙述。当然,他依旧认为,自己并未亲身参与到下属的犯罪行为之中。

  “书中我写得还是比较客气的”

  丁捷本身也是一位艺术爱好者,他说,自己太了解其中的门道了。

  “很多文化官员不作为,甚至自己参与在里面,书中我写得还是比较客气的。实际上,他肯定是捞着好处了,没有好处,能这样纵容吗?!”

  在他看来,文化腐败是一个尚未被充分关注到的腐败重灾区。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艺术品交易比较活跃,利益的驱动,让很多不法之徒敢越雷池之险。

  “很多老百姓,好不容易挣点钱,被忽悠着去买艺术品,最后买到假的,不就是一张烂纸吗?给坑了。这些文化骗子,特别是不作为官员纵容出来的这些文化骗子,罪大恶极。”

  丁捷认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巨大的危机是信任危机。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艺术品市场,从无到有,从有到巨,进入繁荣的当下。“你看,判了几个艺术造假的?”丁捷说,这正是文化造假猖獗以及腐败的原因,“人家告诉我一个数据,比如张大千、傅抱石这个层次的画家,进入新世纪的这十几年,在艺术交易市场出去的画基本上都是假的。但是,没有人受到追究。”

  就中国目前的反腐而言,大家更多关注――“开发、建设、工程类领域,中国几十年基础建设的快速发展,其中腐败确实很多。”但是,文化腐败也绝对不能坐视,丁捷认为――要以迅雷轰击。

  正因如此,他将文化反腐作为《追问》的8个故事之一,“某种程度上来讲,它一点都不弱于教育腐败。只是,教育腐败已成定论,但是文化腐败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这几天,丁捷正着手准备《追问》的第二部,虽然书名不叫《追问》,但对这个时代与人心的“追问”依旧。

  文化使命感的建立,是从新疆开始的

  丁捷对文化的关注以及文化使命感的建立,是从新疆开始的。

  2005年,作为援疆干部,丁捷任伊犁州党委宣传部副部长。

  12年前,初到新疆,在一番调研之后,丁捷发现,中国西部的艺术创作水平特别高,但是没有市场。

  为此,他做了很多工作,将新疆画家以及他们的作品往东部推荐、宣传,动员内地藏家去新疆购买画家的作品。

  一系列的努力之后,新疆的艺术品,终于有了“价格”。

  “当地艺术家的作品价值是一直存在的,但是没有价格。”丁捷说,很多时候,画家的辛劳创作,被当做人情就这么都送掉了。

  丁捷培养了一位画家,叫帕尔哈提。十几年过去了,丁捷依旧记得当年去帕尔哈提家里看到的情形。

  帕尔哈提家里很穷困,他的画室是在城乡接合部的家中搭建的一个简易的棚子。“到他的画室一看,我立马就惊呆了。帕尔哈提的画,放到中国当代著名画家里面都不差。”根据自己的艺术素养,丁捷迅速给出了准确的判断。

  帕尔哈提原来是名警察,因为喜欢画画,就辞去公职,隐匿边城,默默无闻。

  丁捷问帕尔哈提:“你这画卖吗?”一起前往的文联工作人员立马说,看中你就拿两幅去。听到如此示意,帕尔哈提自然也是赶紧表态。但丁捷说:“我看中是看中的,但拿不行。”随后,丁捷嘱咐帕尔哈提,把画作整一整:“过几天,我来挑。我要买十张。”

  后来,丁捷利用一个星期天,只带了一名司机,八万现金,买下了帕尔哈提的十张画。

  “那个地方,当时我这个级别的干部一个月工资是4000块钱,我认为帕尔哈提的一张画值我两个月的工资。当时帕尔哈提看到这么多钱,吓呆掉了,他不肯要,在那儿推搡了半天。”

  从那时起,新疆年轻画家的作品有了价格。而对于丁捷来说,也是那时起,他认识到,文化是一个纯净的东西,可以赋予它价格,但不能赋予庸俗、罪恶,更不能用来谋取不正当利益,甚至被造假。

  目前,丁捷和江苏的朋友们收藏了帕尔哈提五六十幅画作。但他,对帕尔哈提有个未曾兑现的承诺。

  在新疆时,丁捷与帕尔哈提有一次聊天,丁捷认为,内地绘画的原始素材不如边疆好,但是内地画家的技艺非常纯熟,著名的画家也多。当时,他郑重地向帕尔哈提承诺,要带他到内地交流。“当时他也很渴望,但是,十年过去了,我没有兑现这个承诺。”

  丁捷回来之后,经过了反复考虑。“我认为,花花世界也许会摧毁帕尔哈提创作之中原本纯净的东西。”

  虽是遗憾,但丁捷要保有自己的初心,也要保护一位年轻画家的初心。

  三年援疆归来后,对照内地与新疆画家的状态,丁捷对文化腐败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文化不能无底线庸俗化,物质化,为什么《追问》中这一部分叫‘风雅殇’,风雅都堕落到这个程度。应该呼唤党和政府,关注和整治艺术品市场。”

  他知道,到最后,文化腐败坑的还是普通的收藏者。


  相关报道    
http://seo.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