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七坊街

剪呈新疆情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7年05月09日 17:07:19

  

  董伟和他的剪纸作品(受访者供图)

  

    剪纸,和所有中国民间手工艺术一样,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积淀。特别是在中国民俗文化中,剪纸,被人们赋予了更多日常的情感。早期的剪纸艺术以窗花为主要形式,直到现在,窗花依旧是日常生活和节庆的点缀与渲染。同时,剪纸也在不断发展,除了纹样对称的窗花,各种自由图案的剪纸作品,更是让这种古老技艺绽放出新的生命力。在工具上,不仅有剪刀,刻刀也被用来镂刻。镂刻与剪纸一起,被统称剪纸。

  新浪微博上,一个名为“董伟纸艺”的博主,时常晒出一张张大红色剪纸作品,这些作品与我们寻常所见的中国传统图案不同,而是一派现代气息:翩翩起舞的少数民族少女,打鼓操琴的英俊青年,马背上的叼羊汉子,大漠里的一串串驼队……董伟精心剪刻的画面,不仅时尚感强烈,而且每一幅都充满新疆风情。

  原来,董伟就是乌鲁木齐人。

    每一刀都力求精准无误

  生于1964年的董伟,目前在新疆监狱管理局工作。他自幼酷爱绘画,曾在新疆艺术学校学习过三年素描,后主攻油画,还师承新疆著名书画家及篆刻大师门成烈(1923-2002)研习国画,并犹擅工笔花鸟,他画的牡丹和鱼,还得到过业内人士的喜爱和赞誉。

  因有此特长,2000年前后,当时董伟还在第三监狱工作,他就给服刑人员开设过绘画兴趣班,组织过一些监狱画展。艺术是一脉相承的,在给服刑人员讲课时,董伟多次提到剪纸艺术,讲得多了,于是有一天,他就想到,自己为什么不试试剪纸呢?

  剪纸是一种纸上镂空艺术,通过剪刀、刻刀,在纸上完成。普通的对称窗花,学习几天甚至几小时,就可以悟得精髓,如果想做出复杂精美、宛如绘画的剪纸作品,就必须以刻刀为主要工具。

  董伟没有拜师,只靠自己琢磨,就领会了剪纸之道。对称窗花对他而言太过简单,他想创作的,是如同绘画般能够体现艺术场景的剪纸作品。

  每一个刻纸的人都有自己运用顺手的刻刀,有人擅用美工刀,有人喜欢刻纸刀,还有人习惯使用单面刀片。董伟对这些刀都不青睐,他的刻刀都是自己加工的。他把木刻刀的刀头卸下,把美工刀刀头截取一片装在刀柄上,再根据镂空形状及大小的需要,用磨刀石将刀头磨成宽窄不一的规格,每磨一个刀片,他都要花去一两个小时。

  彩色宣纸备受剪纸爱好者青睐,它们柔韧、轻薄、不反光、纤维细腻,市面上有现成的染色宣纸出售,亦可以自行给白宣纸上色。董伟喜欢红色宣纸,它们热烈,醒目,显得情绪饱满。将宣纸叠加在图案纸下面,叠在一起的纸张越多越厚,刻起来就越难,平常人一次刻五六张已显吃力,董伟一次能刻十三张。

  起初,失败是难免的。窟窿较大的平滑形状较易镂刻,但小而弯曲的形状就不易操作,特别是拐弯幅度大的弧形孔洞,董伟曾刻坏过数次,不是刻成锯齿状的毛糙边缘,就是刻断。几次以后,董伟有了经验,他开始选择下刀的角度,并且不同大小的窟窿选用不同宽窄的刻刀,问题便迎刃而解。

  对于整幅作品而言,为防止刻断,董伟也有心得:“可以从中间向两边刻,也可以从一边向另一边推进,但重要的是,为使整幅作品处在稳定状态,应该先刻完小窟窿,再刻大窟窿。”

  剪纸不能有败笔,往往一处刻坏,整幅就毁了。对于剪纸作者而言,手上功夫和细致耐心缺一不可。镌刻时,董伟要求自己全神贯注,力求每一刀都精准无误。当然,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失误总是难免的。有时,刻坏的地方尚能补救,比如补上几刀,把边缘整修光滑,或是在不影响整体画面的情况下,把刻断之处刨掉。但对于有些图案,就容不得有失,一旦刻坏,就只能放弃重来。为防失误,董伟会先把设计好的图案进行打印备份,以方便重新开工时使用。

  十几年的功夫,董伟的刻纸技艺已臻精湛,作品令人称赞叫绝。

    用现代风格剪刻新疆风情

  许多剪纸爱好者并不擅长绘画,没有绘制和设计图案的能力,只是从书籍或网络上拷贝图案,然后依样剪刻。董伟不是这样,他的作品无一不是自己精心设计、绘制、改编而成。

  剪纸艺术风格多样,有中国传统的吉祥图案,也有欧美传来的现代风。董伟的作品自成一体,有现代剪纸的浪漫、自由、大气,还特别展现了新疆的魅力人文和雄浑风景。

  创作剪纸图案并不容易,有时直接设计剪纸图,有时需要以绘画或摄影作品为蓝本,绘出阴阳镂空形式,线与面的交错中,无论是人物的五官服饰还是景物中的山林河流,都必须以自然美观的形状连在一起,不能断裂,也不能生硬突兀。精湛的创作者,能够扬长避短,使作品浑然天成,董伟便是如此。

  充满哈萨克族风情的《姑娘追》,画面前景是一对马背上的青年,小伙子纵马慢跑,身旁的姑娘挥鞭轻打其后背,马蹄下有草原上随风摇曳的牧草,远处耸立着山峰,山脚下隐现着杉树和毡房;《牧场金秋》洋溢着歌舞欢情,前景的草地上,一个维吾尔族女子正长裙飘飘地旋转起舞,身旁的小伙子单膝跪地,有节奏地拍打手鼓,两人身后是马群、羊群及优美的山林;《葡萄熟了》则展现夏秋时节果实累累的葡萄园景致,在被一串串葡萄围绕的画面中,两个少女收获着葡萄,她们面前的箩筐里满是葡萄……董伟的新疆人文剪纸,看上去就像一幅幅动感强烈、构图丰满的中国画,使人想起画家笔下的新疆人物画。

  人文与民俗之外,董伟亦擅长创作新疆自然风景。《塔里木河》运用阴刻手法,表现塔里木河两岸郁郁葱葱的树林、草场,还有点缀其间的羊群、毡房;又用阳刻手法刻出空白,表现河水丰沛期的塔里木河,阴阳搭配,层次分明;《巴音布鲁克》也同样采用阴阳相间方式,用阳刻空白显现“九曲十八弯”式的河道,再用阴刻方式表现河道两旁的美丽景观;《火焰山》构图别致,画面自上而下大约五分之四的内容均是火焰山的奇异脉落,只在画面下方约五分之一的位置,设计了一个驼队,一峰峰骆驼排着悠然长队,由一个旅人牵引,行进在流线型的沙漠中……欣赏董伟的风景作品,很难不令人想到摄影家镜头下那些极其讲究构图美的天山南北景致,想到旅游时亲眼所见的雄浑山水。

  董伟设计、绘制的剪纸,全都宛如绘画、摄影,而这也是其艺术理念的全情表达,他说:“剪纸艺术不能丢掉传统,但也应当有所发展,要结合现代风格,走向多元化。”在董伟眼中,剪纸作品不只是贴在窗户上的年节吉祥物,而是像国画、油画那样,是可以装裱、装框后挂在墙上的高雅装饰。为此,董伟专门学习了装裱工艺,亲自装裱自己的剪纸作品。

  作为一项业余爱好,董伟的作品经常参加全国性展览,得过很多奖。2012年,《西域欢歌》获第三届中国剪纸艺术节优秀奖;2013年,《天山脚下叼羊图》获第五届“神州风韵”全国剪纸大赛优秀奖;2014年,《新疆少数民族风情图》获“风情陕州”全国剪纸艺术大赛铜奖;2014年,《美丽新疆》获“中国梦”全国剪纸艺术名家精品展优秀奖;2016年,《鸟语花香》获郑州绿博园全国剪纸艺术名家邀请展优秀奖;2016年底,《我们的价值观》又获第六届全国剪纸艺术精品展优秀奖。

  因为痴迷剪纸,董伟的业余时间大多都在剪纸。有时,他会用去几个月的时间,设计、改绘或原创一幅诸如《清明上河图》这样复杂精美的图案,然后再花十多天时间精雕细刻。沉浸其中的时光,平静、喜悦,对他而言,就是最好的享受。文/本报全媒体记者陈姣娥


  相关报道    
http://seo.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