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七坊街

营造构筑在新疆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8年01月22日 16:51:51

  

  学生时代的滕绍文

  

  滕绍文和女儿翻看老照片追忆着往昔

  

  人民广场纪念碑是滕绍文的建筑设计代表作

  关于乌鲁木齐的记忆中,长桥饮马,人民广场纪念碑,乌鲁木齐火车南站迎送碑都是标志性的符号和特征。这些,都与滕绍文的职业生涯有关,也是他职业生涯中,难忘的篇章。

    滕绍文早年求学于西子湖畔。70年前,正在学习建筑专业的滕绍文,每天划船接送恩师刘开渠。毕业后,滕绍文将自己的人生际遇交给了遥远的边疆,默默奉献了一生。几十年间,他参与设计了首府诸多地标建筑,如红山公园龙泉阁、乌鲁木齐机场大厅装修,并主持了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及中华民族园新疆景区的后期装饰工程。

  现年93岁的滕绍文,身体健朗,只是对于久远的记忆已模糊。谈及往事,他总是摆摆手,用四川乡音重复“不记得了”。而看到访客翻看他的老相册时,又紧张地凑到跟前,生怕别人夺走了他的“宝贝”。借助那些老照片,在滕老女儿及众友人的协助下,往昔的时光再度清晰浮现。

  去新疆,建设石河子新城

  1925年,滕绍文出生在四川省青神县,幼时的他喜爱绘画,高中毕业考上了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大二时又转而报考了杭州国立艺专(后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选择了实用美术系建筑专业。

  大学时,他因家境贫寒,时常穿着背心上课。在校任教的雕塑艺术大师刘开渠得知后,让他到自家吃住。为了答谢恩师,滕绍文为老师的女儿辅导功课,每天还划着小船泛舟西湖接送恩师,“刘开渠专船”一时传为佳话。

  1951年临近毕业,滕绍文原本可以留校,上海也急需建筑设计人才,但当他听说新疆有个叫石河子的地方要建新城,便主动报了名。同期毕业生中仅有两人报名,另一位是美术系染织专业的韩之媛(后来成为新疆七一纺织厂的主力设计师)。

  那年国庆节前夕,来自各高校的大学生车队抵达乌鲁木齐,滕绍文被分到自治区工业厅。第二年春天,他被派往南疆,从喀什到和田,四处奔波为缫丝厂选址。1956年,滕绍文调到自治区建工局设计院(现为新疆建筑设计研究院),退休时为高级建筑师。“其实,他们这批大学生刚到乌鲁木齐时,我就知道建筑专业有个叫滕绍文的,他是第一个分来新疆的美术院校建筑学专业毕业生,当时国内有建筑学的工科大学只有四五座,美院更是仅有一座,能分来新疆真是很难得了。只是当时各系统都急需人才,尽管眼馋,我们也不好‘挖人’。”现年89岁的金祖怡是来疆最早的建筑师,早在1950年和爱人刘禾田就进疆,为首府留下了八一剧场、新疆人民剧场、新疆大学解放楼、新疆七一棉纺厂等诸多地标建筑。

  当时,因为都懂建筑设计,尽管不在一个单位,他们业余时间经常交流。1956年,由刘禾田担任总设计的新疆人民剧场,进入到后期装修阶段时,“借”来了新疆建筑美术界人才,包括滕绍文。上世纪50年代末,新疆人民剧场设计被选送到波兰国际建筑博览会参展,获得好评。当时,滕绍文被借来和工一师设计院的同志一起完成了剧场的建筑渲染图(效果图),由他分担的一张主建筑图的艺术质量也较好,真正发挥了他的专业特长。

  未能实现建设石河子新城的初衷,是否是一桩憾事?滕绍文从未向身边人透露,但在此后的几十年之中,他参与到许许多多的新疆建筑设计之中,亦是职业的骄傲。

  拍照片,记录新疆老建筑

  1957年,自治区建工局局长徐鸿烈提出,新疆的建筑设计要调查研究当地民间建筑的技术与艺术,研究新疆民族建筑艺术传统。金祖怡说:“加之上世纪50年代初,国内的水泥、钢材等建筑材料非常紧缺,而传统的新疆生土建筑就地取材,又适合本地气候条件,研究它们很有必要。”

  这支前往南疆做建筑调查的小组,一行20多人,由自治区建工局、工一师设计院、自治区设计院三个单位人员组成,金祖怡任副组长之一,滕绍文和马毅负责摄影。一个月间,队员们自带行李,乘着敞篷卡车,风尘仆仆地在塔里木盆地周边的绿洲考察老建筑,从焉耆到库尔勒、轮台,再到库车、阿图什、喀什,最后从和田经吐鲁番返回。

  “当时,调查了大量民居和民族生活习俗以及民族的公共建筑,我们就定位了喀什老城最具新疆建筑特色,并对香妃墓、交河故城做了实测图。”金祖怡回忆道,“在库车附近有一座年代久远的建筑,土块砌的中心穹顶,直径近7米,从残败的缺口可窥见内部结构。不搭脚手架,未借助任何木料,全凭匠人经验垒砌,这是我们见过的土块穹顶的极限尺寸,令人叹为观止!”

  赞叹之余,金祖怡以自己充当建筑比例尺,靠近穹顶,请滕绍文协助拍照。那次考察影响深远,系1949年以来新疆首次建筑调查,而滕绍文所摄照片,具有专业视角,作为珍贵资料,一直无私地为单位专业人士提供。

  1979年,滕绍文与张胜仪、张宏奎在1957年考察基础上,搜集整理出版了《新疆维吾尔建筑装饰图案资料》一书。1979年,由刘禾田率队研究新疆古城时,滕绍文也是专职摄影。1985年,调研成果整理出版成《新疆丝路古迹》一书,里面充实了大量古建筑遗迹图片。这两本书在新疆业界广为流传。

  上世纪80年代,世界建筑界开始重视生土建筑研究。1985年11月,在北京召开了国际生土建筑学术会议,金祖怡利用1957年考察成果在会上作了报告,发言稿幻灯片中的照片皆为滕绍文所摄。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个会拍照的父亲”是滕绍文的女儿引以为傲的事情。她说:“平时父亲话语不多,很少谈及自己的人生经历,却用一辈子钟爱的摄影深深影响了我。家中有很多珍贵的相册,其中既有父亲的工作照,也有记录家人的生活照,全都由父亲亲自拍摄冲洗。上中学时,我跟父亲在暗室里学会了洗照片,后来还协助父亲做了一些工作。摄影就像一座桥梁,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了父亲,拉近了父女情感。”

  访恩师,求来大师墨宝

  源于过硬的工艺美术功底,在新疆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期间,滕绍文主要从事艺术建筑设计。他曾中肯地评说自己:“由于我在美术学院经过几年的艺术熏陶,我的设计比较注重艺术性,所以一些方案获得好评。”

  1973年,乌鲁木齐机场建设工程竣工在即,滕绍文被任命为工程指挥部室内装修美术设计工程师。在北京出差时,他留意到首都机场大厅装饰的壁画,心想:“这些画很漂亮,但都不是名家所作。装饰乌鲁木齐机场一定要用大师画作,更有特点。”

  他向上级汇报了想法,带上8公斤葡萄干登上了求画之路。那时,恩师刘开渠已是中国美术馆馆长,滕绍文说明来意后,刘开渠说:“你的这个忙我一定要帮。”第二天,刘开渠夫妇带上滕绍文去找当代画坛名家黄胄、李可染等人,画家们都爽快地答应了。

  之后,滕绍文前往上海、苏州、杭州、广州等地,找到了唐云、程十发、林风眠、费新我等一大批书画界名人,他们都痛快地应允为新疆机场创作。

  因恩师相助,求回了多幅名家名画,滕绍文功不可没。20年前,滕绍文回顾此事时深情地说:“我求画的那个年代还是人情薄如纸的年代,但我所求来的这些大师墨宝,每一幅作品后面几乎都有充满情感的故事……”

  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滕绍文从不宣扬,连家人都知之甚少。乌鲁木齐的地标建筑,长桥饮马、鲤鱼山公园、人民广场解放军进军新疆40周年纪念碑、水上乐园的一些小作品均出自滕绍文之手,他还参与过哈密和巴里坤的城市规划……

  他的老同学韩之媛说:“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几次重新装修,自治区都点名要他去主持,都知道他工作严谨、一丝不苟。退休后1999年至2001年,他又到北京的中华民族园新疆景区参与施工,兢兢业业干了三年才回来。平日他乐于助人、善于合作,默默奉献,真正称得上是新疆建筑界勤勤恳恳的‘老黄牛’。”(记者王素芬 老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报道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