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明旅游

乐游哈熊沟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8年05月24日 12:41:54

  就像东北人把狗熊叫做“熊瞎子”一样,新疆人普遍称熊为“哈熊”,米东区哈熊沟之名由此而来。

  哈熊沟的道路顺着河道,围着山转,有的地方开阔,有的地方逼仄,曲径通幽。最开始是清一色的榆树、杨树,再朝前走,各色树木混杂,到了最深处,就是密不透风的松林。尤其到了有松树的地方,天再热,树底下却很凉快,铺一块毯子躺在那里,耳边又是歌一般清脆的流水声,确实惬意。这里有一个叫努尔兰的牧人,汉语说的不错,人也很幽默,开了一个牧家乐,毡房扎在路边,一棵高大的白杨树直插云天,特招人爱。毡房不算小,布置得很有特色,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到了努尔兰的牧家乐,一边欣赏四周美景,一边品尝地地道道的风味小吃。包括香气四溢的奶茶、筋道暄软的烤饼、酸酸绵绵的奶豆腐、著名的包尔萨克,还有就是炒麦粒。然而金黄色的酥油却是我的最爱,滚烫的奶茶上来,放点奶皮子,再放点酥油,或者直接把酥油抹在烤饼上,掰一块,奶茶里蘸一蘸,吃进嘴里,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当然出于好奇心,我还是想把话题引到哈熊沟的名字上,就问努尔兰,这里有没有狗熊。努尔兰回答说:现在附近一带已经看不到了,不知道再往山里走有没有哈熊,不过野猪倒是经常可以遇到。这里已经属于山林地带了,而努尔兰所说的“山里头”,就是我们所看到的,靠近雪线的那一片原始森林和深沟大壑,远远望去神秘莫测,寂寥无声,不知深藏着多少奥秘和未知的危险。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太渺小,只有去敬畏,才能和谐相处。因而我们也只能适可而止、满含深情地望一望远山,想想而已,不敢贸然行进。

  在毡房里坐了一会儿,和努尔兰商定好吃饭的时间,就可以出门赏风景了。喜欢徒步的,沿着道路一直往山里走,到了两边的山越靠越近时,就没有车道了。穿过一片松林,踏着满地的石头吃力地再前行,这就开始考验人的毅力了。因为是向着天山迈进,海拔不断升高,人一直都在爬坡,不是久经锻炼的老驴友,往往走半截,歇一会儿,甚至到后来休息的时间比走路的时间都长。回来后,我问努尔兰,附近有没有好地方,他就说:“跟我走!”我们一行人上车来到一个房背后的山坡上,一下子感觉好风景原来就在自己的身后。

  那是一个平缓的山坡,虽说到了秋季,满山遍野的花花草草迷醉双眼。抬头往上看,一沟一沟的松树,黑森森,齐刷刷,一阵风吹过,呼呼的林涛声扑面而至。再往远瞧,蓝天、雪山,还有不时从头顶掠过的苍鹰,都让人感到新奇、兴奋。这里最多的是高过人头的一大丛一大丛的刺梅墩子,仿佛生长在山包上的山包,抱成一团,严严实实,浓密的枝条和叶子让山羊都钻不进去。而那刺梅墩子上一粒粒鲜红的果实,简直把整个刺梅丛都染红了,漂亮极了。因为太多,又太密,我就将这个山坡起名叫“红果坡”,微友们看了,一头雾水,纷纷留言说,我们咋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除了草木,红果坡还有一“多”,那就是牛了,红的白的黑的花的,大的小的,低着头忘情吃草的,相互追逐闹着玩的,卧在那里一动不动反刍回味的,成了一个牛的世界。

  下了红果坡,还有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那就是白桦林。截至目前,我们发现有两处白桦林,一处在路边,汽车经过时有个高高隆起的土坎子,一排排白桦树,就生长在高坎子上,抬头仰望,高耸入天。银白色的枝干,金黄色的树叶,一棵棵紧挨着,枝叶相互牵连着,挺立在蓝天下,有一种风姿绰约的迷人的华彩。绕过土坎走上去一瞧,原来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草坪,有几个游客正在打雪仗,色彩鲜艳的服饰,欢快的叫声,传至身后密实的松墙,产生着回荡。而另一处白桦林,则深藏在河道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山坡后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簇一簇刺墩子,仿佛一道绿色屏障,乍看上去,挡住人们的去路,走近再看,留有不少空隙。遮天蔽日的松树林,黑压压地从刺墩子后面窜上来,一股股冷风直扑我们的颜面。钻进松林不远处,猛然发现一片片白亮的光芒,原来这里也有白桦树,南北走向,直溜溜一长排,如同人工有意栽培,整齐划一。这一处白桦树和杨树、松树混生在一起,呈现出青黑、淡绿、银白和金黄四种色彩,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惊喜。平常白杨树和松树见得多,而白桦林附近很少有,特别是距离乌鲁木齐这么近的地方,竟有这般可遇不可求的美好天地,不能不说是独辟蹊径所带来的意外收获。

  由于行走的冲动让我们逃离城市的喧嚣,因为稀缺的白桦树,才如此吸引我们的眼球。那天刚下过第一场雪,白桦树叶子泛黄,白色的枝干有一块一块的黑斑,像人的眼睛,而树下又是白雪,雪上落满了树叶。很有层次,对比也非常强烈,一个静谧安然的特别场景,不知不觉给人留下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美好印象。我就来了诗兴,随手写下这样的句子:

  仿佛少男少女忧郁深情的眸子,凝望着金黄色翩然而落的蝴蝶。像一片一片盛开的花朵,沉眠于白色纯粹的世界。


  相关报道    
http://www.vxiaotou.com